华为鸿蒙 " 冲刺 ": 延迟小于 5 毫秒 建生态需二三年

[ " 做一个操作系统的技术难度不大,难度大的是生态。" 在不久前的采访中,任正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
[ 操作系统的生态壁垒之高,对于 " 挑战者 " 来说都是一个难以忽视的困难。 ]
[ 从全球范围看,目前桌面操作系统来说仍然是微软一家独大。而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 Android 系统占 74.85%。 ]
" 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空须悟空 ",6 月的一天,华为的一名芯片负责人在朋友圈转发了一个电影短片《悟空》,并附上了这句话,而该短片是由华为 P30Pro 拍摄的一部竖屏电影。
而这时候,关于谷歌 " 中止 " 与华为合作的消息刚过去了十天,尽管谷歌称 " 服务可在现有华为设备上继续运行 ",但对于华为来说,需要更多的 " 备胎 " 计划,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外围环境,而鸿蒙正是华为给自研操作系统起的名字。
在最新的一次采访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再次提及了该系统的进展。
" 鸿蒙系统处理延迟小于 5 毫秒,其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做物联网来用的,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因为它能够精确控制时延在五毫秒以下,甚至达到毫秒级到亚毫秒级。" 任正非表示,华为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公用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和生态,但是如果美国限制使用,华为也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
他认为,操作系统最关键的是建立生态,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态需要两三年左右的时间。" 我们有信心依托中国、面向全球打造生态。一是中国市场就有庞大的应用;二是中国大量做内容的服务商渴望走向海外。" 任正非说。
此前,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对第一财经记者确认,华为 OS 可能面市的时间最快是今年秋天,最晚则在明年春天。华为的 OS 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同时还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 Web 应用。
鸿蒙 " 半揭面纱 "
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上,有两件名为 " 华为鸿蒙 " 的商标,申请者均是华为。
记者查询后发现,两者的商品名称和服务有一些差别,其中一个可用作操作系统程序、计算机操作程序、图形加速器和文件管理用计算机程序;另一个是计算机软件设计、软件即服务(SaaS),以及可以通过网站提供计算机技术和编程信息。
据悉,华为鸿蒙操作系统将是一个全栈式的优化方案,针对 Linux 内核也将做很多的修改设计。其中超级文件操作系统、方舟编译器都将是鸿蒙操作系统非常核心的部分。有消息称,华为鸿蒙系统正小规模测试新机年底前推出或备货百万台,华为预计会在 2019 年开发者大会上,对鸿蒙有一个比较系统的讲解,以此来吸引开发者,从而为打造完整的生态努力。
曾经在华为研发部门工作的一位离职员工则对记者表示,在面对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已形成 Android、iOS、WindowsPhone8 三足鼎立的形势下华为七年前就开始进行自主的手机操作系统研发。而目前,该操作系统已对 Linux 大量优化(已开源),并已用于华为手机中(安全部分)。
据记者了解,华为从 2012 年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备用名为 " 鸿蒙 "。当时,华为公司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还专门成立华为手机终端操作系统开发部,意在成为谷歌 Android 系统的替代品。
同时,华为推出了自研 EROFS 超级文件系统,仅是基于华为方舟编译器开发的应用,但有专家认为,就能够让安卓系统性能提升数倍来看,底层整合了 EROFS 和方舟编译器的华为鸿蒙系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实力。但华为内部的声音称,自研操作系统是极端环境下的备用计划,并不是希望替代某家合作方。
曾经在华为工作的戴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做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并不难,但要做好 UI(用户界面)以及构筑全方位的生态却很难。众所周知,在过去这些年里,基本已经消失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不少,诸如塞班 Sybiam、WindowsMobile、Blackberry 黑莓、三星的 Bada 等。
生态 " 攻坚战 "
" 做一个操作系统的技术难度不大,难度大的是生态。" 在不久前的采访中,任正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操作系统的生态壁垒之高,对于 " 挑战者 " 来说都是一个难以忽视的困难。
从全球范围看,目前桌面操作系统来说仍然是微软一家独大。微软的 Windows 操作系统占比超过 88%,第二大操作系统苹果公司的 MacOS 占比 9%,两大公司合计占据操作系统市场 97% 以上的份额,而国产操作系统都是基于 Linux 系统所进行的二次开发,与其他各种 Linux 系统一起,占据 2% 的市场份额。而在移动领域,谷歌更是一家独大。
根据全球网站通信流量监测机构 Statcounter 数据,截至 2019 年 4 月,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 Android 系统占 74.85%、苹果 iOS 占 22.94%,其余平台占比都不超过 1%。
Canalys 分析师贾沫对记者表示,最难的主要是生态建设的问题。以华为为例,华为需要解决自研系统在海外市场使用 apk(Android 安装包)的问题。根据之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 WindowsMobile 抑或是三星的 Tizen 都没能成功。

贾沫认为,安卓以及 iOS 的应用数量非常大,所以说华为的自研系统必须兼容 apk,同时要解决一系列问题。比如全球性建立自营 apk 商店,类似 Googleplaystore 这样的,同时还需要推出自己应对 GMS 的一系列服务。教育用户从谷歌系转到华为系。在最后还需要考虑如何吸引开发者去为华为自研系统优化应用。
值得注意的是,跨操作系统搞 APP 兼容并不容易,无论是安卓和 iOS,还是 Win 和 Linux,应用程序开发者都需要开发多套软件去适配。如果华为 OS 是采用非安卓内核的独立操作系统,那么后续软件的兼容性都将成为隐患。
" 操作系统做得好不好,主要就是两个方面,一是性能,二是生态。性能不是问题。华为本身是电信设备的大玩家,在专用操作系统上有非常成功和成熟的经验,国内的生态也可以慢慢搭建。但在目前的形势下,海外应用上存在短板,就是 Google 系的 APP 问题。其他 APP 如 Facebook 等也可能带来压力。" 戴辉说。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